无论市区如何繁荣,热闹终究不属于城乡接合部。关于过年,我们俩的往昔记忆和印象颇为一致:除夕的中午,附近为数不多的小店、超市就关门了,店主一溜烟走人,等到傍晚,几条街已是人影全无,这种冷冷清清的氛围一直延续到开工日。

/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