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则是,辛弃疾的《贺新郎·甚矣吾衰矣》。